这些都是你给我的爱

□生命科学技术学院田晓翩

    期次:第1666期   

曾经有人说:“从小觉得最厉害的人就是妈妈,不怕黑,什么都知道,做好吃的饭,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,哭着不知道怎么办时只好找她。可我好像忘了这个被我依靠的人也曾是个小姑娘,怕黑也掉眼泪,笨手笨脚会被针扎到手。最美的姑娘,是什么让你变得这么强大呢?是岁月,还是爱?”

总有些话能使人看到热泪盈眶,比如这句。于是在这寒冷的冬夜,看着弯弯的月亮,我又一次想起了妈妈,一个纵然平凡但对我而言却是无可替代的人。我的思绪也随天上的明月慢慢地向远方飞去,落到几年前的一个深夜。

那是初三那年冬天的一个晚上,我突然肚子疼,在床上难受地翻滚。爸爸妈妈连夜将我送到医院,然而那个医院并不靠谱,因为值班医生看不了病,其他医生也不来,我只能被搁置在病床上。我难受地打滚。哭,但也无济于事。我对坐在旁边的妈妈说:“妈,我难受,我想撞墙,死了就不疼了。”妈妈并没有哭,只是紧紧地抱着我,说别瞎想。然后和爸爸连夜将我转去别的医院做了检查,并做了肠套叠手术。当时我并没有想过那句话会对妈妈造成多么大的伤害,后来小姑恨铁不成钢地跟我说:“孩子,你怎么能那样说呢,你那样说你妈多难受呀!以后不准说那么混蛋的话了!”我才恍然意识到,自己的疼痛,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,会给在意我的人带来多大的伤害。

所以,当我第一次在爸爸的陪同下做胃镜时,出来的时候虽然脸上挂着泪,但是却是笑着的。然而外面的妈妈和小姑早已泪流满面,因为别人20分钟就可以出来,我却整整在里面待了一个多小时,她们在屋外还听到了我的哭声和痛苦的叫喊。然后我笑着对她们说:“我没事儿,你们哭什么呀!”妈妈说:“我当时听到你的叫声,真希望有人能拿枪把我崩了,只要能让你不疼。”然后我又装作轻松的笑了,说:“真没事儿。”然而心里的泪早已喷薄而出。

有些事,有些爱,可能会被淡忘,但是那些刻骨铭心的事,我永远无法忘怀。虽然我早已忘记妈妈是如何教我学会说话,学会慢慢走路,但我会永远记得深夜病床旁边的妈妈、胃镜室外泪流满面的妈妈。我也会记得那些身体承受着极致的痛苦,而心灵被满满的爱所包围的时光。

一想到那些时光,我就会下定决心好好生活。我会好好吃饭,好好锻炼身体,好好享受每一寸从树叶缝隙洒下来的阳光。因为我记得妈妈总说:“我们不需要你学习多好,以后挣多少钱,有多么成功和出名,甚至嫁一个多么优秀的人,只要你健健康康,快快乐乐就好了。”所以,现在的我更加注重身体健康,以及每天是否有一个明媚的笑脸。我始终记得,我不只为自己而活,在千里以外,有人欢乐着我的欢乐,痛苦着我的痛苦。

大概是爱和岁月让妈妈变得这么强大。而妈妈的爱,也使我内心越来越强大。我想,总有一天,我也会不怕黑不怕痛,什么都知道,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。那时,我会牵着妈妈的手,走在对我而言终于不再黑暗的小路上。那时,我希望我能为她带来温暖,我这个曾经柔弱、怕黑怕痛的小姑娘,会成为她最坚强的依靠。

+